青核桃的易金通

导读:首见青核桃,是在二十多年前,初来潞城。九月份,逛金桥市场,在西门见农人竹篮盛满青圪蛋,不知是甚,问:这是甚东西?农人大概觉得我少见多怪,笑笑说:青核桃啊。哦,还有青核桃,易金通好...

  首见青核桃,是在二十多年前,初来潞城。九月份,逛金桥市场,在西门见农人竹篮盛满青圪蛋,不知是甚,问:“这是甚东西?”农人大概觉得我少见多怪,笑笑说:“青核桃啊。”哦,还有青核桃,易金通好奇着离开了。因为没有吃过,也不知道好坏,更因为囊中羞涩,也就没有产生买来尝试的心理。

  第一次吃青核桃,是嫁到神泉。婆家院里围墙根种着五棵核桃树。那核桃树,已有年限,根粗,叶大,枝繁。一到夏天,酷似橄榄形的核桃叶像无数个绿色的小舟,层层叠叠,形成一个巨大的伞面供人乘凉。中午吃饭时,一家子端着碗坐在树荫下,边吃边聊,却也惬意。

  树上果实累累,有的两个一排,有的三个一束,还有的四五个抱成团,沉甸甸的,把枝条都压弯了,煞是喜人。我突然想起一个人的诗句:“希冀来风,让头顶上的那个核桃松手 /重重地砸下来/ 完成开窍!我想,核桃仁的确像人的大脑,但即便重重落下,也只能是皮开核露,断不至于核开仁绽,完成开窍!想完全开窍还得经过一番捶打石砸。如同一番人生领悟,总得经过历练。婆婆看我盯着核桃树发呆,以为我想吃青核桃,便拿起棍子走进核桃树敲了起来,一颗颗青核桃从树上掉下来,我拾了满满一食品袋。婆婆拿起石头,砸开青皮,用手剥去。那青皮里面的汁液,把婆婆的手染成了黑的。婆婆又拿石头砸开没了青皮的核桃,先剥掉核桃外壳,又剥掉核桃仁上的皮,露出洁白的仁。有的仁陷在核桃壳里取不出,婆婆就用小刀一点一点抠。婆婆说家里种的核桃树品种不好,是夹核桃,果仁不好掏,吃时费劲。因为出仁率不高,所以不能卖,只留自家瞎乎吃。而绵核桃可以取出整仁和半仁,既快又省事,人们自然都愿意吃绵核桃。此时,易金通才知道核桃还有夹棉之分,就像夹袄、棉袄,夹袄单薄,棉袄厚实一般。

  尽管是夹核桃,但婆婆还是不厌其烦地一直给我剥青皮,砸硬壳、去嫩皮,抠出白仁堆成小堆,让我吃。我一吃,果然又鲜、又嫩、又甜。我不好意思坐享其成,欲动手参与,婆婆摁住我的手不让弄,怕青皮汁液黑了我的手。那时候,我还没有融入婆家这个大家庭,但是婆婆给我剥核桃,怕把我染黑手的话,暖情脉脉,直侵入我的五脏六腑,软化着我这个在异地漂泊的孤客的坚硬而冷漠的心。

  易金通说等她把青皮全部剥掉,再去问种绵核桃的人家给我要些绵核桃,让我们拿回家里慢慢吃。婆婆告诉我想吃嫩核桃一定要把核桃放在冰箱冷藏室,不然核桃变干,皮就不好剥了,不剥皮,吃起来又苦又涩。可我特别爱吃嫩核桃,一食品袋核桃不用几天就被我一人消灭而尽。婆婆知我爱吃嫩核桃,每年青核桃成熟时,总要几番托人给我捎去剥了青皮的核桃。

  嫩核桃仁也有不让冷吃的时候。我坐月子那年正好是青核桃成熟,婆婆怕我吃上冷核桃仁,让孩子吃奶后而拉肚子,就把核桃仁熬在米汤里,或者榨在豆浆里。坐月子得一天喝三次米汤,回回煮着葡萄干、香蕉和核桃仁,既为润肠,也为营养。煮了那些东西的米汤,失去了米汤原味不说,还太甜,我虽然不喜欢,却不忍拂了婆婆好意。

  再后来,潞城周围山村种绵核桃的越来越多。一到九月,街头巷尾到处是卖青核桃的。尽管带青皮的只卖两块五,但人们还是愿意买八元钱的去了青皮的。恐怕人们都不愿意因为剥青皮把手染成黑色吧。有的人还买上嫩核桃寄给远方的亲戚。

  如今因买核桃方便,也不贵,我也融入了买核桃的队伍,但婆婆依然没有间断给我送家里的核桃。这份绵延不断的亲情如同嫩核桃仁一般,甘甜怡人,久弥而不散。

新潮网部分内容来源于互联网,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,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。文章内容仅供参考,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,我们将立即处理。

关键词:
分享:
上一篇:鑫世界珠宝在杯盏中品味人生 下一篇:鑫世界珠宝讲述九竹筒泉水的故事(上)

相关文章

发表评论